28书 文学天地 绿色生活满分作文,“绿”出你的态度(一)

绿色生活满分作文,“绿”出你的态度(一)

本文为您带来热门的作文文学类作品,希望这样的文学作品能帮到您。

绿色生活是2010江苏高考作文题,虽然距离这次高考已经有几个年头了,但是绿色生活这个话题却不过时,反而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

绿色,是小草,是树木,是森林,是环境保护的代表色;绿色,是清新,是温暖,是春天,是愉悦心情的写照;绿色,是宁静,是健康,是放松,是简单生活的背景色

绿色生活是什么?绿色生活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题记

1、《绿色生活》

小时候,我寄居在苏州的外婆家。那儿有许多老房子,屋顶灰色瓦片,在安静的画面里舒展。细细瞧去,那黑压压的瓦片缝中偶尔会冒出几个青嫩的小脑袋。真喜欢这些绿色的小草!我笑着说。

那时的窗是木格子的,上边覆了张厚厚的黄油纸。闲来无事,我就喜欢靠着窗。格子窗很厚重,运气好遇上它打开时,我便能肆无忌惮地从窗外拾点好风景,但要是它紧闭着,小小的我因推不开只得讪讪离去。

犹记那清晨滴水的翠绿芭蕉,屋顶上那些随风摆动、向我点头招手的小草绿色充斥了整个窗框,构成了我惬意的绿色生活。

有天午后,小伙伴们来外婆家找我玩。在嬉笑一阵后,我踱步来到了窗房。窗,关着,用力推,无济于事。见我沮丧的样子,小伙伴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一个小伙伴走上前,用手指蘸了下口水,对着格子窗的角落猛地一戳。风,从小孔的一端不安分地钻进来。我迫不及待地瞅着小孔。啊!满眼的绿色!我欢快地叫着,一转身那古巷橘红色的黄昏正透过格子窗深深浅浅地投影在水泥地上

时光总是在你不经意间调皮地向后溜了一段,寄居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那晚,夜色把缱绻的江南深深掩埋

不知怎么的,坐在玻璃窗前的我总情不自禁地抚摸那段寄居时光。有时,我会想,我到底在留恋些什么呢?住在高级公寓了,外婆也搬来了噢,我的格子窗不见了,那满窗的绿色不见了!

以前那样费劲地想着窗外的风景,而今只需一抬头,透过干净的玻璃窗,那满街的都市繁华尽收眼底。

然而,当初触摸黄油纸的滑腻触感不见了,我伸手摸到玻璃窗的冰冷。当初与小伙伴们玩耍的嬉笑声没有了,我感受到的是门与门之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忽然想起了什么才算是绿色生活,不仅是双眼满含着绿色风景,绿色,更代表一种和谐,人与人之间的亲近。

我想祈祷,祈祷那汽车尾气别打乱我的翠绿芭蕉;祈祷那一扇扇防盗门别阻隔人与人之间心灵的交流。

玻璃窗透明得漂亮,有时让我误认为不存在。然而一伸手,还是冰冷。

这扇隔阂,我真想打碎它,我童年的绿色生活哟,我好想回家!

2、《绿色生活》

时隔多年,我依然怀念那个清凉的夏天,怀念那沁入骨子里的绿茶香气。

那是奶奶住进城里的第一年,带来了田里一年的收成,也带来了锅碗瓢盆一系列家当。奶奶最喜欢那口绿瓷盆,天渐热的时候,她便会烧上一整壶的开水来泡茶。茶水本是浅浅的黄绿色,但装在墨绿的瓷盆里,总觉得那绿鲜艳而又饱满,似乎要溢出来一样。这时候,奶奶便会招呼我们姐妹二人:走,咱卖茶去!

那时满大街都是凤凰牌自行车,层层密密的树阴也挡不住毒辣的阳光,额头上的汗水则被晒成盐渍。这时奶奶的茶水总是最诱人,那清澄的绿不等人吆喝,就吸引来行路的客人。

大妈,这凉茶

妈妈总是不等人问完就接话:自己家煮的,两毛钱一碗。

从来不见有人还价,每每都是举起一碗咕嘟咕嘟咽下,颇有几分水浒英雄的豪气,然后掏出两枚细硬币,道一声谢,消失在人群中。偶尔也有渴极了的人,一连灌下三大碗,奶奶也只收取5角钱,也许她深谙做生意讲求回头客的道理,抑或是她的本性就只是为了方便他人。

瓷盆里的水渐渐浅了,奶奶便使唤我们去楼上把晾凉的另一盆拿下来。同样的绿,同样的清,在这样的午日,散发沁人的茶香,让人分不清这绿是茶叶的绿,是瓷盆的绿,或者是生活本身的颜色。

孩子的耐心总是有限的,当我们叼着冰棍一蹦一跳回来时,奶奶正在招呼一公车的客人。那时的公车是随停的,窗口伸出许多瓶子,奶奶便乐呵呵地把它们一一灌满,象征性地收取一些钱,那浅绿色的瓶子就注入了些许夏日的清凉,也注入了奶奶淳朴的热情。

最后的收入是有限的,去掉那些茶叶钱所剩无几,可我们却乐在其中。

很多年后的现在,我只是望着马路上无数辆汽车扬起的灰尘,看着瓶瓶罐罐花花绿绿的饮料,看着奶奶慈祥的照片,怀念那记忆中的绿色。

朋友,若你在旅途中拧开一瓶绿得不真实的茶饮,是否也会希望路边有一位老奶奶,摆着一口绿瓷盆,煮着一盆绿茶

3、《绿色生活》

城市是一面镜子,映射出世间万象:堆积成山的垃圾散发着恶臭,一望无际的工厂呼啸着黑烟,空置不管的荒地爬满了杂草生活在这样的城市中,我甚至遗忘了绿色,我甚至不懂得什么是绿色生活。但是,我所认为的这一切将被崭新的绿道所彻底改变!

我喜欢骑车驰骋在大街小巷,酷爱那飞奔的速度、飞奔的感觉。这天,我想一睹绿道的面貌,想看看人们口口相传的绿道真面目。于是,我像一匹快马,身下飞速旋转的车轮如同健壮的马蹄,直冲荷城公园。好奇之余,我也带着主观上的失望:在这个城市里,能有绿色吗?绿道,该不会是名不副实的吧?

驿站!一个绿色的驿站矗立在我眼前!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荷城公园。,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地图,真新鲜!只见一条用黄线画出的通道笔直通向远方,上面还印上了自行车的标志。太棒了!,骑车的热情似乎被这通道煽动起来,绿道,我来了!

冷空气扑在脸上实在不怎么好受,但阳光是如此温柔的抚摸着我,令我感觉有点别致。我顺着绿道一路前行,视线的左侧是一条笔直的巨龙西江。远看西江的那种美,不是能用语言形容的。她不像西湖般泛起涟漪,也不像大洋般卷起巨浪,她只是抚动着波浪,不显媚态,却也有几分可亲。一艘艘轮船浮动在江面,就如一块大白布上摆弄着几点彩帆,颇具画意。骑在绿道上,感觉很舒服没有凹陷,没有缺口,就是一直的平坦舒适。两旁栽满了各色的花儿,直立着各种的树木。每一个骑车人都不会觉得孤单,亦不会觉得单调;每一个路人都不会感到厌倦,即使你放慢步子,每一个画面都是完美的。冬天的一切在绿道上都溢满生机,绿道上的一切在冬天里都充满活力。

我的担心已抛到九霄云外,从没有过今天的高兴。飞奔的车轮又驶过了世纪广场,驶过了楼房林立的居民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望无际大草地。

与刚才的情景相比,这里人烟稀少。偶尔看到有林务人员修剪花草,但还是感觉到陌生。骑上了沧江河河堤,我感觉累了,在驿站里坐了下来。木制的凳子坐上去很舒服,而四周的花草令我又感到了愉悦。我还没走过河堤呢!好奇心又驱使我小心翼翼的走下河堤,走到河岸边。不可思议!这里的沧江水清澈极了,与平日听说的简直两码事!沧江河也脱胎换骨了?停留片刻,我淘气的在河堤上倾斜了45度便回去了。

回去的路依旧是鲜花簇拥,绿树环抱。沿途还有几个小石头装点情趣,颇有一番趣味!新鲜的空气滋润着我的身体,使我更加充满活力。转眼间,我就到了绿道的终点七星岗公园。

太阳,缓缓垂落了

绿道之行给了我美的感受,它不仅是一次愉悦的旅行,更是一次认知的改变:城市,也有它的绿色生活,只要我们都不断追求,更多的绿道就会变成现实;而那绿道,就是通往绿色生活的通道!

4、《绿色生活》

刚到村头,抬眼望见圩子上那片浓绿的白杨林,三叔便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放声痛哭起来。他双膝跪在地上,仿佛有千万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一声声妈妈的呼喊,叫人为之动容。

奶奶有三个孩子,三叔最小,爸爸最大,还有那与我未曾谋面的二叔,在一场意外中遇难了。不知怎么的,奶奶最疼三叔,临终前,还不忘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找到三叔。而我对三叔终究也了无印象。只知每到春节,奶奶总会呆坐在卧房里,对着那张泛黄的照片自言自语老半天,其间不时用手绢擦拭眼角,若有所伤。虽然人影模糊不成模样,但我隐约察觉奶奶的心事──我起初把它归于去世已久的爷爷。

爷爷本是村子里当家人,后在一场大水中为救村民献出了生命。为此,已经怀了三叔的奶奶哭昏了好多天才醒过来。村子以前很大,水灾之后,就定居的人就越来越来越少了。或许也正因为这场灾难,邻里之间的相当和睦,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吧,家家几乎无话不谈。

但奇怪的是,每提及三叔的话题,村里人就会摇头,顾左右而言它。直到那年春种,家家大忙,而我们家只有妈妈、姐姐和我忙前忙后,独不见爸爸。我信口问帮闲的奶奶,她近乎平淡地说:到圩子上看看去,你爸该在那收拾白杨林呢!我心里直犯嘀咕一片破草坪比粮食还重要?果不其然,偌大的圩子上,只有爸爸正一铲一铲给树苗培土,还不时俯身观察长势。

对此,我便习以为常了,却冥冥中觉察到这片白杨林和我们家定有某种特殊的关系。这个谜在奶奶弥留之际才得解开。在三叔十五岁的时,村子又发生了一场灾难。但邻居们从不当我面讲起他,而出于好奇,我多少次在梦里虚构了场景,几多凶险,几多恐怖。从奶奶的话中得知,这场灾难和我们家有着严酷的关系:我可怜二叔就受死于这场灾难,而这一切却缘于我神秘的三叔。

我们村地势低洼,土质疏松,只要稍微摸一下,就是一层厚厚的土。爷爷生前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圩子上植草坪,以此固住土层。大家按此法在圩子上种植了草坪,村子的状况还真一天好过一天。人们看到圩子上的绿色,就像看到希望,似乎幸福正向我们招手。让人没想到的是,如此美好的愿望,竟然被我那调皮的三叔毁坏了。

三叔脑子灵活,他鬼使神差一般用药药鱼虾,不曾想废弃的药瓶丢在草坪上,从瓶子里流到草坪上,便将一片茂盛的草坪杀死了。三叔最初也不知道,到来年春天,村民发现圩子老不见绿,始终一片荒凉。更可怕的是,这一年洪水泛滥,席卷了整个村子。二叔为救不会水的三叔,也被洪水夺走了生命。事后有人就把三叔药鱼虾的事情讲了出来,认定他就是灾难的罪魁祸首。

奶奶没作辩驳,一面长跪在村里人面前,一面给遇难的二叔烧纸。三叔挨了村里人的打,奶奶的骂,就急了,逃离了村庄,至今未回。爸爸和妈妈外地打工,幸免一劫,当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从此,奶奶和爸爸就承担起了村头圩子上种植白杨林的责任。

讲完这段往事,奶奶嘴唇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爸爸会心地点点头,猛一转身,眼泪夺眶而出。奶奶才闭上眼睛。她是要爸爸保护好圩子上的白杨林,另外一定要找到三叔。其实,三叔和爸爸一直有联系,每年的树苗也是他买的,他只觉心里有愧,不敢回来。我见到他时,还不到四十岁的他,却已是双鬓斑白。

三叔一声不吭,沉重的双膝已诠释了一切。那一片绿色的草坪温柔地布满了圩子,就像一枚枚大大的印章,刻满了生者对亡者深深的怀念,和对绿色生活的真诚的期许。

5、《绿色生活》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全国人民几乎都得实惠了。电视,黑白换彩色的了;沟通,写信换电邮了;通话,大哥大换3G了。可是,三十年的教育改革,学生得的实惠却少得可怜。书包,依然那么重,甚至更重;试卷,依然那么多,甚至更多;题目,依然那么难,甚至更难。学生依然像他们的父辈做学生时那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不禁要问:什么时候我们的孩子才能拥有绿色的学生生活呢?

所谓绿色的学生生活,就是符合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生活,就是有利于学生成才的生活,就是有利于学生可持续发展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有利于我们民族可持续发展的生活。这样的学生生活,它不应该只是从小就背负着父辈们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穿梭于各种辅导班之间,不应该只是接受围绕考试而进行的模式化的应试教育,不应该只是做着各种试卷最后凭着一份试卷定终身,因为这样的生活,很难培养出身心俱佳的一代新人,很难培养出创造性人才,很难培养出获得诺贝尔奖的泰斗。绿色的学生生活,应该考虑到学生的兴趣爱好,应该顾及学生多样的发展需求,应该给予学生宽松的成长空间。它应该是活泼愉快的,丰富多彩的,生机勃勃的,一句话,应该是绿色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老师和学生从起始年级开始就在琢磨着升学考试的那份试卷,为着未来的那份试卷苦苦琢磨,孜孜以求。渐渐地,学生的棱角没了,锐气没了,灵气也没了。都说学生是民族的未来,那么,请还他们以绿色的学生生活吧!

人们都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先进,都羡慕他们的繁荣发达,可是,很少有人去真正研究学习人家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近年来,虽然也有些仁人志士引进了一些新的理念和新的教育教学模式,可是,这些新的东西一走进中华大地就好像水土不服,很快具有了中国特色。前些年轰轰烈烈地搞了一阵子的素质教育,最后不了了之;近年来,又在推行新课程标准。真希望新课程标准千万不要换汤不换药,真希望它能真正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还孩子以绿色的学生生活,还学生以自由发展的绿色空间,让他们健康地成长,快乐地学习。我们的孩子真的是太苦了!君不见有的学生因学习时间太长眼镜度数在与日俱增?君不见有的学生因心理障碍而抑郁自闭?君不见有的学生因压力太大而早早结束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当然,还学生绿色的学习生活绝不仅仅是教育工作者的事,它应该是整个社会的事,整个国家的事。我们的国人应该明白:不是每个孩子通过努力将来都可以获诺贝尔奖的,社会也不仅仅只需要获诺贝尔奖的人。人才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千万不要用一个模子去要求和培养我们千变万化的孩子。

总之,作为一个半百之人,我真的迫切地期盼我们学生的生活能早日少一点灰色,多一点绿色,我真的迫切地期盼我们的教育也像GDP那样飞速发展起来,我真的迫切期望我们的孩子里面将来既有青青小草般的雷锋式普通战士,也有参天大树般的爱因斯坦式的大方之家。伟大的民族应该诞生伟大的人物的。(网 )

6、《绿色生活》

现在,人们终于知道,躺在草地上睡觉远比在公交车上打盹舒服,而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遮挡出的阴影也没有大树下的阴凉凉爽。绿色,才是生活的本色。

人,只是自然界的一种动物。人的祖先是猿猴,那是生活在森林里的动物,身边到处都是绿色,吃树叶,住树杈,进化到现在的人时,自然还保留着对绿色原始热爱的基因。在我看来,现在人追求绿色生活,更像是返祖现象,在高楼林立的城里住久了,想到森林里住几天,因此,许多人热衷于野营、野炊便顺理成章了。

人在吃腻了大鱼大肉之后,发现蔬菜竟是那样可口,于是人真的像动物一样,追求各种鲜嫩的蔬果。更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生吃食物,由生菜到生肉,就像祖先那样茹毛饮血,生撕活拽。动物的本性在人类身上一览无遗,人似乎又过上了原始生活,叫上群居的哥们,去找鲜果,去觅生肉

找个开阔的地方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吃点水,然后直愣愣站上半天,可能只会腰酸、背疼和脚麻,人不是植物,不知道植物在土中的自在和满足,只知道自己在土中疼痛难忍。所以,人还是应该回到房子里,种几盆花,在院子里或阳台上留一些草。我们不能生活在土里,就让它们替我们生活在土里。人总是聪明的,自己做不到的事总会让别的东西替我们做。人耕不动地就找到了牛,人夜里得休息就找到了狗看门,人不能每天定时起床就找到了鸡打鸣。所以,当人发现自己不能在土中生根发芽时,就出现了盆景。

绿色,是充满活力的颜色。当人看到大片绿色时,心中会有一种压抑许久的冲动,那是老祖先留在我们心中的东西,一直在支配着我们,流露在生活的每个地方,如院墙外的几棵树,阳台上的一盆花,碗里新鲜的青菜,玻璃缸里的水藻和金鱼,等等。

其实,我们一直在追求绿色生活,只是现在的污染和机械的工业文明让这种追求更加冲动,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百年来追求经济发展的工业化的趋势,终于放缓,先污染后治理的思想终于受到阻击。人们开始关注自己生活的绿色,意识到工业和科技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有护卫好生活中的绿色,才能得自然之理,发展科技和工业!

追求绿色生活,是祖先遗传下来的天然基因的爆发,是一种人与自然和好的聪明之举,值得表扬。

天人合一,中国梦。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是最美好的生活状态,我们从猿到人,又从人到猿

7、《绿色生活》

那是一块地,一块青草地。那时的生活是绿色的,因为,有这块地。

总怀念那天高云淡,总怀念那芳草青青。曾几何时,那片绿地躺在城市的近郊,尽情地呼吸,恣情地生长,没有人能打扰它的安宁,它的欣喜,它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蓬勃而淡然,我也以为。

那片地上什么草都有,参差而杂乱,远比不上城里的景观草坪美观,但我总觉得这里多了些什么,一种自然,一种蓬勃,一种生命的本真。

那时的我总爱在这里,一坐一下午,这块地踩上去软绵绵的,但却厚重,不像城里的水泥地,虽然坚硬,但我总觉得踩上去空荡荡的。

看那些草恣情地生长,任生活被绿意染透,绿得闲适而舒畅。

城市像发酵的馒头,像是要吞没一切,推土机轰鸣着,翻起那一层层的泥土。我看见泥土被掀起,那原本蓬勃的青草已然发黄,干枯,它们的根裸露着,任风摆弄。

我愣在那里,心中一阵痛,泪无声的漫出眼眶。

为什么?为什么要夺走这块地,夺走这一片绿意?夺走这春天的芳草依依,这夏天的繁花满地,秋天金黄的热烈,冬天莹洁的静谧。

我不明白。

绿色,澄净,闲适,却似乎与这现代化的社会格格不入,人们拼命地追逐,追逐着名,追逐着利,一刻也不放松,人们喜欢红色,红色代表着财富,代表着利益,煮酒话桑麻已成为一种奢望,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稻草渐渐飘散,蛙声早已消逝。没有人原意停下脚步,欣赏一路的风景,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心境早已失落。

我怀念那片地,也怀念绿色的生活,绿色的人心。

当城市将我们包围,我们是否还能做一个绿色的人,过绿色的生活?

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个凤凰小镇吊脚楼房的身影,沈从文。一切的尘嚣到他的心里都寂静了,只剩下水的纯粹,泥的厚朴,只剩下一片盎然的绿。不为名,不为利,静静地,只为寻求生命的真谛。

让心情变得疏松些吧!稍稍放慢些脚步,给心一片澄明与自然,这样便会感到阳光与雨露。

淡泊,安静,这便是绿色的人。澄澈,透亮,静静地坚守,静静地追寻生命的本真,这,便是绿色的生活。

8、《绿色生活》

近年来,什么绿色理念,什么低碳生活,大行其道。A市领导班子决定:顺应时代潮流,根据自身特点,发展绿色经济,打造绿色生活

由于A市靠山,且境内有一湖泊,野生动物资源丰富。A市市委决定,由环保局牵头,在湖边建设一块野生动物保护生态区。

A市领导的工作效率很高,不久A市野生动物生态保护区就奠基开工了。

奠基那天,A市领导基本都来了,场面很壮观。不想壮观的奠基场面惊飞一只在附近栖息的野鸭,结果野鸭慌不择路地撞上正在竖立的标牌,伤了翅膀,扑棱棱地落在湖里,恰巧这一幕被当地最具影响力的一家晚报记者拍到了,并发表在报纸上。

第二天,环保局刘局长看报时,发现了这一幕,立马叫来秘书小王:那么重大的场合,重要的地区,怎么能出这事呢?快去叫人去拯救那只野鸭!很快,秘书小王就带着人去了,在湖边他们幸运地找到了那只奄奄一息的野鸭,并迅速组织动物医生进行抢救。很快,野鸭的伤口就包扎好了。经过专家鉴定,这只野鸭,只要调理得当,不要一个月,就能顺利飞翔了。

刘局长很高兴,每天都要向秘书小王询问情况,亲自探望受伤的野鸭。

时间过得很快,野鸭顺利康复了。在放生那天,刘局长亲自来了。大家一致推选刘局长当主放人,并请来几家媒体,特别将当初拍下野鸭受伤的晚报记者请来了。

第二天,刘局长便上了各家报纸的头条,什么保护动物模范,什么爱心领导的名头,全被记者加在他的头上。市领导也打来电话,夸奖他为全市人民绿色生活上了一节模范课,并且要在年终政绩报告会上进行表扬

刘局长很高兴,觉得今年升职有很大希望,决定小庆贺一下。于是,下班回家后,带着家人到市里最好的饭店去吃一顿。

点菜时,刘局长让家人先点,最后,刘局长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思考了一会,加了一道特色菜清蒸野鸭

您已阅读完本文,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本文是否有给您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28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鬼叔叔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28书收集了古今中外的神话故事,鬼故事,睡前故事,经典语录等,各种文学作品应有尽有。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